<mark id="u8kou"><button id="u8kou"></button></mark>

  • <listing id="u8kou"></listing>
    <listing id="u8kou"><delect id="u8kou"><s id="u8kou"></s></del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1. 注冊

            有女溫馨


            來源:鳳凰講堂

            女兒還沒出生,我們就給她起好了名字:溫馨。當時還不知道是男是女,也沒考慮生個男孩子叫這名字合不合適。反正,認定了我們的孩子就叫溫馨。1993年月10月25日凌晨4時08分,女兒溫馨來到這個世界,她的眼

            作者簡介:

            溫亞軍,1967年10月出生于陜西岐山縣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。 先后在《中國作家》《解放軍文藝》《小說家》《小說界》等刊發表中短篇小說一百余萬字,其中短篇小說多次被《小說選刊》、《小說月報》、《中篇小說選刊》轉載。

            短篇小說《麥香》獲第三屆全軍文藝新作品獎;中篇小說《苦水塔爾拉》獲第五屆全軍文藝新作品獎;《馱水的日子》獲第三屆魯迅文學獎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。曾獲第三屆、第五屆、第七屆、第八屆、第九屆全軍文藝新作品一、二等獎。

            閱讀溫亞軍更多作品,請微信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溫亞軍自媒體、微信公眾號“悅文有道”。

            女兒還沒出生,我們就給她起好了名字:溫馨。當時還不知道是男是女,也沒考慮生個男孩子叫這名字合不合適。反正,認定了我們的孩子就叫溫馨。

            1993年月10月25日凌晨4時08分,女兒溫馨來到這個世界,她的眼睛很大,繼承了我唯一的優點,并且發揚光大。她的哭聲也異常嘹亮,這一點都不像我,我從小到大非常安靜。果然,女兒特別能哭,她除過睡覺能安靜一陣外,其余時間基本上是在哭聲中度過的。她哭得特別有耐心,餓了哭,吃飽了也哭,在吃奶的間隙也得抓緊時間哭兩聲。當時,江南下著纏綿的秋雨,從新疆趕過來的我,面對秋夜雨聲中混合著女兒的哭聲,不知所措。幸虧,有岳父岳母頂著,不然,我們夫妻可真不知該怎么辦才好。

            溫馨在江西的外婆家長到兩歲,隨軍到新疆烏魯木齊,與我們在一起生活了。那個時候,我職務低分不上房子,在烏魯木齊六道灣租了一間民房,是那種土坯平房,沒有暖氣,冬天必須生爐子,煤灰時常彌漫著整個屋子,我覺得很對不起妻女,可總算安下了家。那時,溫馨還不懂房子的重要性,她天性活潑好動,看上去無憂無慮,與愁眉苦臉的我形成鮮明的對比。我一直是個心事重重的人,在冰窖似的烏魯木齊,忍受著零下20多度的寒冷,每天奔波在單位與租住的家之間,身心疲憊。在爭取房子的事上,我到處求人,被人家拒之門外,受盡了屈辱,曾在烏魯木齊冬夜的大街上,一個人冒著雪花,默默地流淚。但一回到生著火爐的家里,溫馨歡快地迎上來,撲進我懷里,我暫時會忘記一切艱難和不快,心里像溫馨這個詞似的,慢慢會暖和起來。

            后來,我幾經周折,搬來搬去,終于努力到一間樓房,是與別人合住,人家住兩間,我住一間,帶陽臺的。終于有了一間不用生爐子煤灰到處飛的家了,那種幸福感至今歷歷在目。在這個家里,我感受到了溫馨帶來的許多樂趣。溫馨有許多的問題和好奇心,她好動,跑來跑去,根本不覺著累。只要我出門,她一定要跟上,只要可能,我總是帶上她去參加各種活動。真正享受到女兒的快樂,還是在家里。溫馨不愛睡午覺,剛上幼兒園時,中午必須睡覺,溫馨在老師的監督下躺在床上裝睡,回到家對我們說,她長大要當幼兒園老師,一定不叫小朋友們睡午覺。看來,睡午覺對溫馨來說是很痛苦的事。我過去有睡午覺的習慣,逢節假日溫馨不上幼兒園時,她見我睡覺了,絕不吵鬧,把電視聲音開到最小,一個人靜靜地看,或者看書,還經常小心地給我蓋被子,真叫我感動。但溫馨也有另外一面,她性格倔強,脾氣很大,這點像我,溫馨除過偶爾會鬧別扭,哭鬧外,她還是很聽話的。再就是,溫馨從不記仇。有時我心情不好,給她發通脾氣,過一會我還后悔著,她已經不記恨了。溫馨是個懂事的孩子,從上幼兒園,到小學,學習態度很積極,可看上去她卻不怎么用心,但一學就會。

            溫馨在烏魯木齊剛上小學一年級,我突然被借調到北京。上一年級的小溫馨,學會了幾個字,竟然給我寫信,在信中懂事地給我說她的學習,主要還是問我什么時候才能回去。時隔不久,我正式調到北京,回去辦手續時,溫馨對我說,能不能不去北京,她不愿與同學分開。我對自己的命運做不了主,只能對女兒說,你暫時不用去北京,那里沒地方住,爸爸還住著辦公室的折疊床呢。再說,轉學也是很麻煩的。

            2002年初,單位統一辦理小孩轉學,我給溫馨報了名。那時,我調到北京快一年了,妻子女兒的戶口已經隨軍進京,孩子轉學越早越好,否則,學習會跟不上。接到轉學考試的通知后,我乘飛機趕到烏魯木齊搬家。把妻子女兒送上火車,在趕往機場的路上,我發愁她們母女到北京后,往哪兒住?當初說到轉學的事,妻子和溫馨也一直回避著住房的話題,我更是心里沒一點底,就是租住,我也不知到哪兒去找。依我當時的想法,她們來了再說吧。就這樣,溫馨離開生活了6年的烏魯木齊,到了北京。

            上天總算有眼,我乘飛機回到北京的第二天,單位分配剛建好的單身公寓。因為早有消息傳出,說單身公寓暫時不分,等過完春節才排隊分配,不知什么原因,在我最需要的時候,竟然拿到了金燦燦的鑰匙。從西客站接到妻子女兒,給她們看公寓鑰匙,她們怎么也不相信,會有這么巧的事。待回到單身公寓,在帶有廚房衛生間和全套生活用品齊備的屋子里,雖然只有一居室,但溫馨高興極了,嘴里胡亂哼著自己臨時編的歌曲,這里看看,那兒摸摸,不相信似的。

            轉入北京上學,溫馨早已知道這個事實,所以在烏魯木齊時就已經和老師做好了心理溝通。溫馨學習不錯,雖不見她多么用功,平時在家里做作業也常發現她粗心大意犯下屢見不鮮的錯誤,但她的學習成績總是名列前茅,老師對她很喜歡。所以對于第二天的轉學考試,溫馨自以為是小菜一碟,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到底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,到底只是個八歲的孩子,妻子不停地叮囑,溫馨終于有些擔心了,她不停地問:“媽媽,我能考上嗎?如果考不上,我回烏魯木齊第一小學,老師還會要我嗎?”

            我們盡量給溫馨鼓勁,勸她不要壓力太大,她肯定行的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臨進考場前,溫馨卻安慰著比她還緊張的我們:“沒關系,我會考好的!”她一副大義凜然無所畏懼的樣子,邁進已坐滿考生的教室。

            幾十分鐘過去,許多考生從教室出來了,但始終不見溫馨。我們急了,爬在窗戶朝里張望。只見教室里為數不多的考生中,溫馨是表情最為豐富的一個,她時而蹙眉凝思,咬筆啃指;時而舉頭四望,一臉憂戚;時而翻動試卷,作筆搗乾坤狀……我們頓時明白,這次考試恐怕要成為一向自信而驕傲的女兒的“滑鐵盧”了。果然,溫馨從窗戶上一看到我們的臉,便呈現出一副凄慘的景象:嘴扁著,手不停地抹眼睛,低下頭看試卷又動不了筆。我們便做手勢讓溫馨交卷出來。可溫馨指著試卷伸著三個手指(表示還有三道題未做)頭搖得像撥浪鼓,死活不肯出來,既狼狽又要強。

            好不容易熬到交卷,平時活蹦亂跳,話多得比小麻雀還煩的溫馨,低著頭,一副受挫的表情。后來我們問過老師,才知道兩地學校學的不是統一教材。烏魯木齊用的是全國通用教材,而北京用的卻是北京出版社編著的教材,所以,溫馨考試時才遇到了不會的題目。成績要過兩天才能出來,那兩天溫馨就格外乖巧,稍有鬧騰,她媽便刺激她:“想想你考試的成績……”她便悄然呆立一旁,一副痛苦不堪的樣子。兩天后,成績出來了,語文待及格,數學良好。溫馨更像一只斗敗的公雞,我們更是擔心今后她的學習能不能跟得上。

            春節過后,溫馨還是順利地入了學,學習態度還是一如既往地漫不經心,但她的學習很快就跟上了。一個學期后,她當上了班干部,一直到小學畢業,她的學習成績都不錯。小學畢業時,溫馨還評為北京市的“三好學生”。

            溫馨貪玩,但她聰明,尤其是對電腦等電子方面的東西很有靈性,從八歲開始,她就在擺弄電腦。我換過三次電腦,每臺里面都充滿了溫馨的痕跡。今年,我換了一臺新筆記本電腦,好多玩意我邊看說明書邊摸索,溫馨卻不這樣,她面對這臺新的、程序又比較陌生的電腦,一點也沒有膽怯之意,絲毫不理會我對她不要輕易動新電腦的百般叮嚀,經常趁著我用電腦的空檔,把里面知道和不知道的東西都倒騰一遍。很快,我們就發現,電腦里總會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,要讓我們手忙腳亂很久才能適應,這些自然是溫馨的杰作了。她輕松自如地操作著對我們來說不得不小心翼翼應付的新程序。

            還有一件說來很有意思的事情,就是我父母買了一個電子鐘,想用來早晨報時,但一直沒有把鬧鈴弄響,有次回老家時他們說到這事,我還研究了半天,也沒把它擺弄出聲音。后來,溫馨隨著我回老家,她對鬧鐘充滿了興趣,抓過鬧鐘就擺弄開了,不知她是怎么整的,沒幾分鐘竟把鬧鈴和報時給弄好了,那時,溫馨還沒有上小學呢,她可能對電子方面有天賦吧。有次,溫馨放假到我辦公室里去玩,沒事擺弄起傳真機。這個傳真機上的時間顯示不準確,有三四年了,我一直調整不過來,溫馨擺弄了一陣,就把時間給調準了,并且還教會我一些別的功能,那時她才八歲。現在更不得了,我們家新買的照相機、電腦,包括手機,都是溫馨調試,她也不看說明書,自己摸索。比如新買的手機,我得看著說明書,好幾天才能學會發短信和別的功能,溫馨好像對電子方面的產品特別敏感,她一會就摸清楚了,并且教我擺弄,手機的好多功能都是她教會我的。

            溫馨好學,對什么都感興趣,但能堅持下來的卻不多。她兩歲多就開始學繪畫、舞蹈、小提琴、電子琴,直到現在的跆拳道、吉他。隨著她對社會的接觸,興趣發生轉變很正常,可我怕影響她的學習,不太贊成愛好太廣泛。當然,我也不希望孩子像我這樣,除過看書寫字看電視外,再沒其他愛好,人生失去了許多樂趣。但是,愛好是需要把握尺度的。我一直認為,溫馨在度的把握上有些欠缺,比如學習和愛好的選擇,她有點把持不住自己,尤其對音樂的狂熱程度使我難以接受。其實,我有點過度控制孩子,在行為和話語中有點偏激了,偶爾翻看孩子小學畢業的紀念冊,發現她在崇拜者一欄中,竟然寫著自己的父母。我很驚訝,溫馨整天把那些歌星掛在嘴上,其實她心里有數,一點都不盲目。雖然我這個父親并不是最優秀的,也不是成功人士,但在溫馨的心目中,她認為自己的父母才是最值得崇拜的。不是嗎?還有什么人比創造自己生命的父母更值得崇拜的?孩子懂得這個道理,這叫我欣慰。

            話題再回到房子上。單身公寓住一家人還是小了點,尤其是孩子每天有寫不完的作業,沒有一個屬于她的空間不行。溫馨轉學后不久,我們分到一個兩居室,搬到塔樓里住,這一住進去就是七年。幾次調整分房,我都會被排除在外,比我職務低,調入機關晚的,大多都搬走住上了新房,或者調整了大房子,只有我,仍然住在只有38平方米的塔樓里。溫馨的小伙伴一個個都搬家走了,她越來越孤獨。每當有人搬家時,溫馨總是問我,咱們什么時候才能搬家呀?我無言以對。因為……所以……后來……我一直住在38平方米的塔樓里。我這個人對生活的要求一點都不高,有地方住就行了,可是看著女兒沒有了玩伴,心里總覺得愧對女兒。可是,有什么辦法呢!

            隨著溫馨升入初中,她突然間長大了似的,懂事了,知道我在房子方面的壓力,不再催問搬家的事,知道回避這個話題了,她懂得了不給我增加壓力。

            溫馨上的是重點中學101,位于圓明園西側,離北京大學西門很近,但離我家就不近了。每天早晨,溫馨五點五十分就得起床,六點多就得出門,走很遠的路再乘公共汽車去學校,中午在學校吃食堂,下午再坐車回家。剛開始,溫馨提出要騎自行車上學,我堅決反對,沒讓她騎車,也沒送過她一次,只是冬天時,晚上天黑透了還不見溫馨回來,雖然我們院子里有個女孩和她一起走,但我還是去過車站等她,怕她剛開始不熟悉,可溫馨不喜歡我在車站等她,認為沒有必要,可能是她懂得體貼人,想著我在車站挨凍吧。我沒問過,她也沒說,我一直是這么理解的。因為我越來越覺得,溫馨上初中后,像個大人的樣子了,只是,她太天真單純,還不夠成熟。我問過初中的老師,她說溫馨比較幼稚,不像個中學生。這點我深信不疑,與她同齡的孩子一做比較,溫馨的幼稚就顯示出來了,她太單純了,這不見得是好事。

            溫馨是個率性的孩子,從不拐彎抹角,眼睛里容不下沙子,脾氣相對也比較暴躁。這很像我。但在頑強、持之以恒上,她與現在的孩子一樣,有些欠缺。升入初中后,孩子得有個適應過程,因為教學方式、學習環境都發生了重大變化。但我忽略了這點,第一次期中考試,溫馨的數學剛剛及格,這在以前是絕無僅有的,我非常惱怒,說話方式與態度非常粗暴,對溫馨發了一通脾氣,還摔壞了一些東西。當天晚上,我失眠了,心里非常后悔,不該這樣對待孩子,她沒考好已經夠難受了,我再發火摔東西,給她造成的傷害更大。況且,溫馨是個很要強的孩子,過去如果在學習上出點差錯,她會傷心得大哭。我為自己的做法自責不已,第二天給她寫了一封長信,表達我的歉意。溫馨看到信哭了。孩子慢慢在長大,我的說話方式得改變了,不然,孩子會對你失去親情感。到現在,我還后悔那次的做法。

            最近,應一個雜志的要求,需要給我寫個印象記,妻子不知怎么動員溫馨給我寫。有個星期天,溫馨說要開電腦寫了,我說你寫吧。一個多小時后,她說寫完了,將近兩千字。我不信她寫這么快,怕她寫成千篇一律的記敘文,沒想到打開一看很吃驚,她寫的角度很特別,以她的年齡為界,一年一年地寫,語言簡潔,直率認真,寫我的缺點和優點并存,我認為這是溫馨寫得最好的一篇文章。我也感受到了女兒對父親表達愛的獨特方式。我很感動,同時,從文章中也看出了自己對女兒做得不夠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我覺得,大人與孩子的這種交流方式值得推廣。站在孩子的立場上寫自己心目中的父親,而不是老師布置的作文,這樣可以獲取更多更真實的信息,便于孩子深層次的交流。就是這么一篇兩千多字的《爸爸印象記》,使我對女兒刮目相看:溫馨具備一定刻畫人物的功力。但她一點都不喜歡寫東西。

            從小,溫馨只知道我經常從晚上寫到天亮,有寫不完的東西。我要是住在辦公室寫東西,幾天不回來,她就會在電話上說,爸爸你回來寫吧,住辦公室你一個人晚上會害怕的。我說我又沒有干過虧心事,有什么怕的?我當然想在家里寫了,可怕打擾孩子的休息,只有節假日,我才允許自己在家熬夜。我也有種怪癖,只有晚上才能寫字,白天再安靜也進入不了狀態。所以,我非常討厭別人節假日打擾我。

            以前,溫馨經常問我,爸爸,你什么時候才能把東西寫完呀?我回答她,我也不知道。溫馨得到這樣的答案,心里一定不高興,但她不再問了。

            溫馨不喜歡看我寫的東西,但她能記住我的一些書名。有次,語文考卷中有個寫出作家和作品的題目,她居然寫了我的一串書名,老師也挺有意思,判她答對。溫馨拿試卷回來給我看,我說,老師對你的答案肯定很疑惑,但還是打了對號。就在前幾天,溫馨與同學一起去學校圖書館借書,竟然發現有我的長篇小說《偽生活》,她高興壞了,要拿下來給同學看,被圖管理書員訓斥了一頓,但從她講給我的語氣里,能聽出她還是很自豪的,不過,全在內心里。就是說,溫馨還是關注著我的,只是我寫的東西不是她喜歡的那類。還有一種可能,我沒把東西寫好,孩子看不進去。

            我有必要這樣自問。我絕對不是那種寫東西只是為自己看的人,我沒那么自戀,我一直認為那是一種矯情的做法。

            我從來沒有想過,要把女兒往寫作的道路上引,她喜歡音樂,喜歡樂器,喜歡快樂的生活,這是她的權利。我不會強行改變溫馨的喜好。

            一個人的人生位置是很難確定的,所以,誰也不能預測一個人的將來。我對女兒的原則是:順其自然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:張昊 PSY065]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張昊 PSY065

            • 好文
            • 欽佩
            • 喜歡
            • 淚奔
            • 可愛
            • 思考

            頻道推薦

            鳳凰網公益基金救助直達

            鳳凰網講堂官方微信

           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广东26选5开奖时间
            <mark id="u8kou"><button id="u8kou"></button></mark>

          2. <listing id="u8kou"></listing>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u8kou"><delect id="u8kou"><s id="u8kou"></s></del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u8kou"><button id="u8kou"></button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2. <listing id="u8kou"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u8kou"><delect id="u8kou"><s id="u8kou"></s></delect></listing>